PhyLotus的撒哈啦
關於部落格
字裡行間的味道 - Phy 飛翔著的 Lotus - 哪才是它的停歇 哪才是它的心的跳動來源 哪...
  • 48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記憶與味覺

 

曾經失去味覺也喪失過記憶
但與男主角經歷過不同的起點與終點
就在生平第一次的熬夜 大學時期第一次的放縱
一整晚的徹夜未眠覺得很是新鮮
現在就算努力想起也記不得當時是為何而不眠
只記得第二天的中午來到了平常喜歡的餐館
點了最普通但也是最喜歡的蛋炒飯
鮮明的白色顆粒在嘴裡跳動
翻騰起一股濃烈的味覺享宴

其實啦 說成這樣 只是自己很喜歡鹹這種味道而已
但是 卻很怪異的 為什麼甚麼味道都沒有呢
會是老闆忘了調味嗎 會是這樣嗎
邊想著眼神邊搜尋著桌上林林總總的調味聖品
阿哈 有了 有著醬油呢
順手就拿起了它往我的蛋炒飯上面一淋 
心想 這下總該有味道了吧
耶 甚麼 心裡甚麼話都已經冒了出來了 是冒牌醬油嗎
罵人的 咒天的 疑問的 雜七雜八的都出來了
但沒出來的就是醬油該有的那份鹹味
味道哩 怎會沒有 
眼睛一掃 心裡一想 一瓶醋拿了就往飯上面灑 心裡獨白著:該不會吧!!
阿 天哪 還真的是味覺不見了
晴天霹靂 真的是天晴的時候 華一下 一道白色的閃電劈了下來
其實 當時沒有這種感覺啦
只是現在想起當時覺得應該要有這種感覺 才有那種世界末日應該嚇到呆的蠢樣
但那時就只是很淡淡的想了一下 
喔 沒味覺喔 沒差拉 飯繼續吃 醒繼續醒
至於到底是何時味覺才恢復則是沒了印象 

味覺的終點與男主角不同 他並沒有恢復而我卻有
但與女主角卻是完全相反的記憶渾沌
她 隨著時間的遷移 記憶逐漸回復
而我 卻似乎是隨著時間的變遷 失去了更多的記憶

高中時 課後補習幾乎是班上所有學生都會做的選擇
而我也沒意外的選了幾種
已經忘了是哪堂補習之後 也忘了是晚上的幾點幾刻
只記得當時還有些車潮 所以應該也不會太晚
但這些記憶也不知是否為真 或是事後的想像
只記得 其實甚麼也都不記得 
當時失去的記憶應該只有幾分鐘而已 
而這記憶現在推理起來 似乎也是錯誤的記憶而已

車禍是喪失記憶的過程
車禍後車禍時與車禍前的一小段時間的記憶都消失了
當時以為只失去了幾分鐘的片段而已
好些年後想起推理後才發現 失去的恐怕比想像中多的多

從人們的口中得知 我在主幹道的機車道上緩慢前行
而在我右手邊前方沒紅綠燈的交叉小道上有兩人同樣騎著車前行
他們在事故後我醒來的的一段時間後告訴了我
我看到了他們兩個與我即將相撞 於是我旋轉了油門想加速閃過對撞
但已經太遲 他們直接撞上了我車的右側
而我就這樣倒臥當場 然後整個人開始抽蓄不斷在地上抖動
醒來後 整個人暈眩不止地搖晃 眼前一片模糊的黑 
右手撐著地上只能很免強的撐起上半身 完全搞不清發生了何事
然後慢慢地看到好像有些人在我面前走動
似乎有人在叫著我 好像其中有也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慢慢地影像開始清晰 聲音不再那麼模糊
叫我名字的是我家人 其它人看起來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而我能記得的部分就只有醒來後暈眩不止到認出家人的這幾分鐘
之前 到發生車禍之前 與認出家人後怎麼回到家的記憶都沒了
知道的都是事後的告知 但還是完全沒了印象

失去了幾分鐘是一直以來的認識
不願回想但也無法回想倒底當時消失的有多少
就這樣任它一片空白直到後來 好幾年後才想起
我發生車禍的地方離我家至少有三十分鐘的車程
當時我也沒手機路人怎麼連絡到我家人 到現在我還是全然無知
而這一推理下來 前前後後不見的原來不是我認知的那幾分鐘
而是至少是以小時計的記憶空缺
 
但 這一點記憶空缺並無緊要 甚至是種安全措施
在記憶型成的過程中需要時間 
接受體的增減位移 突觸的形成等都需要時間
而突然的大量刺激會中斷這個過程
於是記憶完全沒有產生 就算產生也只是凌亂不整
在我 應該是完全沒產生吧 也因為如此
當時的事故對我的精神狀態毫無影響
雖然我聽說我在地上抽蓄的樣子很令人害怕
那兩著撞我的未成年的小子聽說怕的命都掉了半條
但對我而言就只是聽說而已 
就像開著廣播聽著別人的故事 有種很遙遠的感覺

但沒影響的部分只是我對車輛行駛等等沒有恐懼害怕的心裡
身體的抽蓄因為只是聽說 感覺上是很詭異的事不關己

而真正的影響展現在了別處 當時之後我便無法適應菸的味道
事故前偶而朋友的相邀會前往保齡球場或撞球場
雖然球技不美 但著重的是友情部分與消遣
菸的味道曾經去過的人都清楚 它是球場的一部分
事故後 我便難以承受菸味
好的話一晚 難過的情況在進入球場後的三天我都頭痛不已
於是兩者於我就漸行漸遠 其它會瀰漫菸味的場所自然也開始遠之 
而這一情況延續了十幾年才開始慢慢冷卻
少量菸味已經開始能夠承受 大量的仍舊無法就是

菸覺上的改變只是其一
後來才慢慢發覺不止當時失去的那個記憶空缺
似乎事故後新記憶的保存期變短了 
而事故前許許多多的記憶也都沒了

所以現在很喜歡自嘲 我的記憶只有一個月 要就要趁快
這是我對朋友會說的話 因為有朋友喜歡丟書給我
丟給我後 總喜歡我看完後能夠討論一番 而這保鮮期就是一個月
一個月內我們可以來討論評判書的內容架構 邏輯推理等等
但時間過後就沒有了 因為記憶已經不見了
因為如此很需要記憶的事務變得很難著手
必須放棄的自然多了不少 很無奈但卻是得接受的事實

而事實反映著真實 真實是過去的一部分
而這一部分似乎已因為那場車禍遺失了許多
因為已經遺失所以自己也就不知道倒底消失了多少 失去了甚麼

有晚與許久不見的朋友 從小學開始就認識的最好朋友
兩人肩並肩躺在床上聊起了過去 這一聊才發現
我小時候的記憶幾乎全都沒了 我的過去 我的經歷
在那晚我好友的話語中變成了一個一個的故事 我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雖然是我 但我卻完全沒有印象
就算我想把自己強擺進我好友訴說給我的屬於我的故事裡
也不知從何擺起 感覺就像是別人的故事一樣
那晚我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 我真的那樣做過 真的?
而這樣一句話成了我跟他最後的回憶
我的過去跟我的好友在數日後一起消逝
唯一能與我話當年的你 如今與我的記憶般成了一片空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