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Lotus的撒哈啦
關於部落格
字裡行間的味道 - Phy 飛翔著的 Lotus - 哪才是它的停歇 哪才是它的心的跳動來源 哪...
  • 48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荷--第十章(梅蓮首遇 )

 
  劇團的規模相當龐大,所有的佈景都是表演前由劇團成員一手搭建,對於以全國移動的劇團而言算是相當的方便,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劇團自己手中,卻也因此需要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
  因此劇團幾乎是每到一個座落點,都會直接在當地招募需要的人手,主要都是一些孤苦無依的小孩。一來因為劇團成立人本身就是孤兒,救助孤兒是她心裡一直惦記著的事;二來小孩從小培養,也比較容易就融入整個劇團;但最重要的還是第三,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藉此讓這些小孩忘掉灰白的過去,看向色彩的未來。
  今天劇團一到了座落地就很迅速地搭建好了所有佈景,而因應表演所需,這是個相當複雜的一個臨時建築,裡頭的橫木布簾支撐的柱子廂房等等多到難以計數。
  有個人影,一個小小的人影,現在正在這個錯綜複雜的建築裡慢慢移動。時而瞧瞧左,時而看看右,有時也會抬頭張望張望,它小心翼翼的移動,它回頭看,回頭瞧,有時也會整個人停下不動就眼睛轉啊轉地來回看啊看。它躡手躡腳的提起腿,緩慢向前慢慢的移,它收在身邊的小手抖啊抖的,因為心裡面也是一樣的抖啊抖的。
  忽然,有個聲響在它背後不遠處匡啷匡啷了又咚咚,嚇得它趕緊拔起腿飛也似的就往前跑,這一跑才知道,這個小小的人影啊,對這個劇團複雜的建築可是熟的很。左穿右拐、上爬下鑽就像那個小螞蟻在比自個兒大上數萬倍的窩巢裡來去自如快如風一般。它一次都沒有回頭,如同那個受了驚嚇的小羊兒快快地想跑回娘親的懷裡一樣就直奔。它小小的步伐奮力快速地踩啊踩的,可是心裡頭的那慌張可是嚇的快破了心,突然覺得好遙遠,怎麼還沒到,我的小房間,我的小姐姐,妳們在哪呀!那顆掛在眼角的小淚珠,晃啊晃,晃啊晃,都不敢掉下來;那聲聲嬌弱的小哀嚎,憋啊憋,憋啊憋,都不敢大聲喊出來。
  直到這個小小人影到了房,開了門,一頭就衝過去栽在另個小小的人影裡。埋起頭就是哭啊哭,那微微倒彎的小柳眉,真是揪人心腸催人淚。
  怎麼了,怎麼了,另個小小人影問啊問,問著問,沒答案就只有那可憐的小哭聲斷人心腸,於是這個小小人影竟也跟著一起哭了起來。
  哭聲還沒停止,小小人影哽咽的小嘴裡終於說出了聲,[姐…,]拉了好長的一個聲音。
  [外面外面那邊…。]小小人影受的驚嚇還沒停,說的話急急促促又不完整。
  另個小小人影吸了吸鼻,忍住哭聲問,[小桃兒,外面那邊怎麼了?]
  [菊姐姐,外面那邊,那邊好像,好像有…。]小桃兒嚇的根本連那個字都不敢說出來,可是那表情、那動作卻說得很明白。
  [妳不會…是指…那個吧?]菊姐姐一聽小桃兒的話,自己心裡也開始害怕了起來。
  小桃兒用力點著頭,嗯嗯嗯的回答著。
  [可是我們今天才剛到啊!怎麼這麼快就…就…有了。]菊姐姐很努力鼓起勇氣想說服自己"應該不可能這麼快"來安慰小桃兒,可是好像很不成功。
  [會不會,會不會…是…跟過來的呀?從上個禮拜我們離開的那個地方跟過來的呀?]小桃兒想著想著就緊閉著眼,看不到是不是就不會害怕了。
  [應該不…會…吧…。]菊姐姐嚇的自己也無法肯定,說不會是用來安慰自己和小桃兒的。
  [可是剛剛我去上完廁所要回來的時候,覺得好像有甚麼東西在旁邊跟著我飄啊飄的。]
  菊姐姐這一聽更覺得毛骨悚然了,突然輕輕地敲了下小桃兒的頭,[叫妳睡覺前不要喝那麼多,看妳跑廁所了吧,然後還……還…引…。]菊姐姐轉移話題想轉換心竟的策略完全失敗了。那個字實在是太強烈了。
  小桃兒畢竟年紀小,這菊姐姐一說,小桃兒覺得被冤枉的心突然有了力量了,[我才沒呢,才不是我引來的,應該是原本就在那裡的。]小桃兒畢竟年紀小,心情轉換的速度比那翻書還快,才一下子害怕的情緒又被自己的話給拉了回來。
  [那怎麼辦啊?]菊姐姐自己也沒轍了。說是姐姐也不過就比小桃兒大上個半歲,兩個人害怕的心情根本就不相上下。
  [那…菊姐姐我們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小桃兒雖然年紀小,但是身旁有伴有姐姐時,那在心裡頭搔癢的好奇心也慢慢抬起了頭,搔啊搔的。
  [好,我們走。]小菊花那份好奇心與探索的刺激感也被小桃兒給引了出來了。
  [姐姐等等,等等嘛!]小桃兒拉扯著快要出房門的小菊花的花衣袖。
  [怎麼了?]
  [我們就這麼去的呀,會不會很危險,要不要帶點東西呀?]小桃兒稚嫩的小臉兒很認真的問。
  [對喔。我怎麼沒想到。還是小桃兒妳聰明。]邊讚賞小桃兒的小菊花邊往周邊到處瞧著去。[啊!有了,那個不錯。]小菊花高興的跳了跳,指著躲在牆角那幾根練習用的短短繡花棒。[來,我們一人拿兩根,那就有四根了。]
  拿起了四根短短繡花棒之後,小桃兒與小菊花似乎心裡就像有神明保護一樣,充滿了扎實感。雖然還是很害怕,但至少有了分保障,感覺就算劇場現在都已烏漆抹黑,卻像有光明照耀在前方一樣,令人不再那樣沒了底。
  這兩個小小孩,一個只有八歲,一個也只有七歲半,加起來都還不到十六歲。真是難為了她們兩能鼓起如此的勇氣在黑夜裡探索,找尋讓她們怕死了的遊蕩鬼魂。
  [姐,]小桃兒非常輕聲細語卻有些語氣激動地問著小菊花,[如果我們真的遇到鬼,那要怎麼辦?]
  [嗯…遇到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小菊花也不過才八歲大的女孩,哪裡有能力真的想出甚麼辦法來,所以也只能江水流就讓它流,最多就跳到河裡洗個澡的沒法子心態。
  兩個人四隻眼外加四根短短繡花棒,躡手躡腳縮起小身子一步一步地緩慢往前行。走廊裡雖然有著戶外篩進來的些許月光,但仍是讓人很難以瞧清楚眼前到底有著些甚麼。這四隻眼睛啊,就直挺挺用著力的瞧著兩人前方看,心下的感覺真的很奇妙,雖然甚麼都沒有讓她們的心裡安了點,卻也更加緊張了,那到底躲到哪兒去了呢?
  這不想啊不打緊,一想啊就越來越害怕,是躲起來了嗎?還是怎麼了?結果啊才想到這,兩個人頓時全身都僵住了,她們的四顆眼睛慢慢地慢慢地用著眼角餘光就往左下邊飄了去,瞧見一個頭慢慢地往後轉,一張臉慢慢地往上抬面向她們,披頭散髮下的兩顆白慘慘睜大的眼發著光盯著她們瞧。
  她們肯定大叫了,閉起眼就邊叫邊舉起短短繡花棒往那飛翔的鬼頭胡亂敲打去,敲十下至少有九下是敲在空氣裡,但還是敲到了,痛著這鬼哀哀叫。
  [啊!很痛耶。]這飛翔的鬼頭開口了。
  [會叫耶。這鬼頭會說話耶。]說是說,小桃兒還是不敢正眼看,偷偷打開一點點眼縫,斜眼偷偷地看向那鬼頭。
  [廢話,我當然會叫,還有我哪是是麼鬼頭,妳們是沒看到我的下半身啊?]這鬼頭生氣了。
  聽到這,小菊花小桃兒才敢真正看著這個原本她們以為只有頭的鬼還真的有下半身呢。
  [誰教你蹲著躲在這,還穿著甚麼烏漆抹黑的衣服,我們壓根就只能看到你的頭。]小菊花真是氣壞了,因為剛剛真的是被他嚇壞了,這會兒他還用這麼兇巴巴的語氣說話真是教她整個人都快冒煙了。
  雖然小菊花是氣壞了,可是小桃兒可是放心了卻也好奇了。
  [你在這做甚麼呢?]
  聽到小桃兒這麼一問,這人好像突然想起甚麼一樣,就轉身蹲下去他剛剛處的地方抱起了甚麼東西。小桃兒一看原來是一盆食物,看起來好像是他們劇團吃過後剩下的。
  這人抱起了那盤食物後,就死命地抱在懷裡,好像會被人給搶了去似的拼了命的保護在懷裡。
  [你是在吃這盤食物嗎?]看著他這麼保護這盤已經被丟掉的食物,小桃兒心裡不知怎麼的就傷心了起來。
  他點點頭。
  小桃兒的眼淚掉下來了,她是第一次看到這麼讓她傷心的事,雖然她沒有爹和娘,可是至少她不會餓肚子。而他年紀和她差不多,看起來全身好骯髒沒爹娘,拼命保護已經被丟掉的食物的樣子好可憐,菊花姐姐剛剛又那麼樣的兇著他。
  [妳在哭甚麼?]小男孩皺起了眉,搞不清楚小桃兒為什麼要哭。
  [因為你穿這個…吃這個…。]小桃兒嗚咽的都只能用手比啊比。
  [啊!原來妳是覺得我可憐啊!]小男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沒甚麼啦,我早就習慣這個樣子了。]
  小桃兒哭的梨花跟雨都一起掉下來了,更慘了。他都已經這麼可憐了,還能習慣這個可憐。他一定已經這樣子很久了。哭著哭著,小桃兒就用手袖擦掉眼睛上的淚,一把就把小男孩拉了往她與小菊花的房間跑。
  一進房裡面,小桃兒就東挖挖西刨刨鏟出好一堆食物零嘴來。[這些都給你吃,那些都不要了。]小桃兒指了指小男孩懷裡的那盆食物。
  小男孩看到眼前這一堆發著光高積如山的食物,眼睛都發亮了,二話不說席地就盤腿大吃特吃起來。小桃兒看他吃成那個樣子,心裡面那股歡欣快樂都洋溢到她可愛迷人的小巧臉龐上。
  不久後,小男孩終於吃飽了,雙手撐地腿伸直身子向後仰閉起眼抬起頭的說,[真舒服,吃得我真飽。]
  [真的吃飽了嗎?還要不要。]小桃兒擔心他餓壞了,希望他真能吃飽飽。
  [飽了飽了,說真的還有點撐了呢。]小男孩中氣十足的回應。
  一聽他吃飽了,小桃兒剛剛還沒結束的好奇心又冒出來了,[你叫甚麼名字呀?]
  [我啊,我叫雲寒,天空裡那朵高貴自由自在的雲彩的雲;走在路上寒氣逼人讓人退步七八九舍的寒。]雲寒拍拍自己胸膛,豪邁的仰天介紹自己。
  [妳呢?]
  小桃兒一聽他這麼介紹自己,笑得有如花朵兒上的蜜甜蜜又動人,[我呢叫作小桃兒,她是我的菊花姐姐。對了你多大了?]
  [七歲半。]
  [哇!你跟我一樣大耶!那菊花也是你姐姐囉!]
  小桃兒一說完,雲寒就起身誇張地向菊花行了一個很深的躬,[菊花姐姐好,在下雲寒是也。]
  雲寒說的兩個小女孩笑的樂不可支,小菊花連剛剛頭上冒的煙都飛天當雲快樂去了。
  笑嫣盈盈的小桃兒繼續問起雲寒,[你怎麼會到我們劇團來呢?]
  [劇團?我不知到妳們這是劇團,只是看到今天你們在搭建這個巨大的棚子,我很好奇就進來到處看看了,順便再找找吃的,這麼大的地方,吃的肯定不少。]
  [原來是這樣啊。]小桃兒滿足的好奇心都表現在了臉上。
  [啊,對了,剛剛就聽妳們提起妳們是劇團,那妳們是表演甚麼的?]
  [我們表演的是話劇。]
  [話劇是甚麼跟戲曲又有甚麼不同?]
  [我們的話劇是用說的,動作表演的,也有分幕,其它的我就不大清楚了。戲曲我也不知道是甚麼。沒有聽過呢。]小桃兒的心情都掩蓋不住,一聽到戲曲這個她沒聽過的詞,那好奇心都整個從她那秀氣轉啊轉的大眼裡給投射出來了。
  [戲曲啊!我也不清楚。不過妳說妳們是話劇的,能不能給我說上一段,我挺好奇的。]
  [好啊好啊!我也想聽,可是不大會說,菊花姐姐雖然不會演,可是最會說給我聽了。]說著說著小桃兒倒豎著可憐兮兮的小柳眉下那盼望萬分、水光盈盈的眼兒望向了小菊花,然後就抓著小菊花的衣袖搖啊搖的,[菊姐姐,妳說嘛,妳說一個故事給我們聽嘛。]
  [好啦好啦,我說我說。]小菊花最抵不過小桃兒這種可憐兮兮的情求了。[那我就說一個梨園救母的故事好了。]
  [好啊好啊!]這兩個七歲半的小傢伙,一聽到有故事可以聽,那種眼神發光、萬分期待的表情還真教人窩心的想會心一笑。
  [那一年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她才九歲。]小菊花細聲細語的說著。
  [哇!才比我大一歲多而已,跟我一樣還是個小孩呢。]小桃兒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噓,小聲點,不要被聽到了。]
  [嗯嗯。]小桃兒一邊小心翼翼細聲的回答,一邊點著頭。
  [因為她爹欠了一大筆賭債,她就被賣給一個五十多歲住在梨園的老頭當第五個小夫人了。]
  [不會吧!]小桃兒非常驚訝,[第五個夫人喔,而且他都是五十幾歲的老頭了,怎麼還會娶一個九歲的小女孩當夫人?]小桃兒語氣裡很是氣憤。
  [哎!沒辦法呀,誰叫他前面四個大小夫人一個子都生不出來。]
  [好可憐喔,五個都是一樣,都是被娶來生小孩的。]小桃兒為她們抱不平。
  [沒有呢,才不一樣。這九歲的小女孩最可憐了。]
  [怎麼說怎麼說?]小桃兒好奇的很,想快快知道接下來怎麼了。
  [這小女孩轉十二歲的那年,她終於懷孕了,十三歲的時候,小孩順利生出來了。]
  [哇!一個十三歲,一個才零歲。]才說完小桃兒就開始啜泣起來。
  [別哭別哭,更令人鼻酸的還在後頭呢。]
  [這已經夠可憐的了,還有更可憐的喔。]想到這,小桃兒都快嚎啕大哭起來。還好有身邊的雲寒在安慰著她。
  [嗯。因為前面四個大小夫人都生不出來,但是小女孩生了一個更小的女孩,雖然還是無法傳宗接代,至少是有個後了。於是,這四個大小夫人就聯合起來把小女孩的小女兒給弄丟了。]
  小桃兒那滿是悲傷的眼睛裡是滿滿的淚水在打轉。
  [別哭別哭,更壞的還在後頭呢。弄丟了小女嬰之後,這四個大小夫人就聯手在老老頭面前說壞話,說小女嬰是小女孩自己弄丟的。]
  [小女孩可以跟老老頭說不是她弄丟的呀!]小桃兒努力地幫小女孩想法子不要受到欺負。
  [怎麼可能呢,這小女孩才十三歲,在四個大小夫人的面前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的。]
  [對啊對啊,我每次看到英姑的時候也是這樣。]小桃兒想到英姑之後,對小女孩害怕的心情就有了戚戚焉。
  [然後呢,這個小女孩就被老老頭給關進了大宅深院裡最深最遠的那間破爛小房了。]
  [直到十年後,另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出現了…。]小菊花故事還沒說完,就突然想到了甚麼事。
  [對了,快到英姑查房的時間了。雲寒你要趕快走,被英姑發現我們三個就都糟了。]說的小菊花的臉上滿是驚恐。
  一說完,小菊花與小桃兒便手忙腳亂的趕快整理好房間,然後把雲寒從祕密小徑給送出了劇場外面再快速地跑回房間。一回到房間房門才正關好,又被砰的一聲給打開了。門一開英姑就進來了,一進來就把兩人的耳朵拎了起來,一拎起來就放了聲的罵,[妳們這兩個小孩,都甚麼時候了還不睡,難道明天表演的時候妳們要點頭打瞌睡啊?]
  [沒有沒有,我們不敢呀。]兩人異口同聲的求饒著。
  [還敢說,明天如果有達官貴人來看劇,妳們這個糟糕的模樣,是要斷我的財路嗎?]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我們真的不敢呀。]
  [不敢,就快去睡,給我保持最漂亮最可愛的模樣,知不知道。]英姑一說完,菊桃兩人就被拎著耳朵唉呀唉呀的被丟回床上去了。
  等英姑甩門而出後,埋在棉被裡的兩個小小頭顱就竄了出來。
  [可是我還想聽呀。]小桃兒的眼睛對著小菊花是閃啊閃的。
  [嗯,明天等雲寒來的時候,我在對你們一起說。]
  [對喔,雲寒明天還要來的,那我們明天就等菊姐姐妳繼續說。]
  說完小桃兒就鑽進了被子,兩隻小小手摀著小小嘴偷偷地笑,心裡頭想著明天還要給雲寒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想著想著,小桃兒嘴角上的盈盈笑容就伴她一起進入了夢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