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Lotus的撒哈啦
關於部落格
字裡行間的味道 - Phy 飛翔著的 Lotus - 哪才是它的停歇 哪才是它的心的跳動來源 哪...
  • 4859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荷--第十二章(希望)

 
  吟心蛾眉間的擔憂,是子易的病情、是太夫人的精神狀態、是黃大夫的最後一席話但最深切的則是聽過黃大夫最後那些話語的雪荷的目前的心境。吟心知道"梅謙"這兩個字在雪荷心中的份量是多麼地重、代表的意義是多麼地深遠、牽扯在裡頭的情感織網是多麼地複雜,這兩個字現在肯定在雪荷心底掀起了一場風暴,一場史無前例的風暴。
  在雪荷安撫三少爺與太夫人入睡時,吟心小心翼翼避過他人眼光在有意無意間與雪荷交流著彼此的情緒。在兩人都安然的入眠後,雪荷拉起吟心同她自己一樣緊張且顫抖的小手就快快地往自己房裡而去。
  房間裡的雪荷,如同吟心般也已經壓抑不了自己情緒上的偽裝,在房間裡左轉轉右走走、那小腦袋瓜裡的思緒飛啊飛的到東又到西,而那嬌弱的心兒啊也是一揪一揪的讓雪荷覺得難以承受。
  [怎麼辦,怎麼辦,是梅謙,是梅謙啊!]雪荷緊握在胸前的顫抖的小手,是雪荷緊張的情緒、是雪荷的擔憂也是雪荷的不知所措。
  [格格,格格,別這樣,別這樣,]吟心雙手抓著雪荷嬌弱的雙臂,輕輕地搖晃著雪荷,[黃大夫說的"梅謙",不是妳心裡的那個"梅謙"啊!]
  吟心雖然很不想這樣說,因為她知道這會澆息雪荷心裡早已消失,而在聽到"梅謙"這兩個字後又逐漸出現的靈魂。可是,她非得說,因為,因為,因為梅謙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嘛,而且還是在格格面前的歷歷在目啊。如果,吟心放任雪荷的思緒如此進展下去,那麼,如果事實真的如她所想一樣,這一次獲得希望後的打擊,肯定不只將格格的靈魂再度驅離到不知名的深處,甚至,甚至,甚至還可能成為摧毀格格喪失了生存下去的念頭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她得說,她一定得說,即使會撕碎格格早已脆弱的心靈,她還是得說出口。
  [梅謙大人他,大人他早就已經死了啊。]吟心幾乎是心裡淌著血的說出口。
  [不,不,不!吟心妳不知道,妳不知道…!]雪荷聽吟心這麼一說,握緊小秀拳的雙手在腰際邊不住擺動,雪荷想否認,想否認,可是那日飛箭灌入梅謙身體的畫面怎麼閃現在腦海裡,但是黃大夫他說…。
  [黃大夫他本來已經要離開了,可是他又轉回頭向我們說明他的徒弟"梅謙"…。]雪荷腦海裡的思緒實在是太混亂了,而且情緒也激動的難以言語。
  [格格,這並不代表甚麼啊。他只是轉頭向子學大人補充說明而已。]
  [不,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雪荷激動的連話語裡似乎都快充滿了淚水,[吟心妳不知道,雖然,雖然…黃大夫是對…是對子學說的,可是,可是當他提到"梅謙"的時候,是看著我的,是特地看著我說的。]斷斷續續的好不容易才完整了句子。
  [格格,]吟心擔憂的心情讓她拉長了呼喚喚著雪荷,[一般人都是如此說話的呀,說話的時候不會總是盯著一個人說的,會換目標,會換對象,視線在人群裡來回移動,都是這樣的呀。]
  [是這樣,當然,當然我也是這樣,可是黃大夫真的是"特地"望向了我說起梅謙的。黃大夫是"故意"要提起梅謙的。]雪荷加重了"特地"與"故意"四個字的語調,她心裡真的認為黃大夫是對她有話要說的。是真的。她心底那一絲絲的希望似乎在燃燒,是不是梅謙真的沒有,沒有呢…
  [格格…。]吟心還想說些甚麼卻被雪荷焦急的言語打斷了。
  [還有,還有,]雪荷抓著吟心的雙手的小手,不因吟心的話語而氣餒的搖啊搖的,[黃大夫最後不是還特地提到了神話劇團呢,而且他還是對著我說的,好像,好像…當時他有甚麼話想問我卻又不能問,才提出神話劇團的。]
  [格格,黃大夫會提起神話劇團是為了三少爺啊。妳也是知道的,黃大夫是希望三少爺能外出多活動活動,是三少爺調養身體的一部分啊!]
  [是,是,吟心,妳說的都是。可是黃大夫的話語裡、表情裡不是只有如此的呀。我在黃大夫的表情裡看到了疑問,從黃大夫的話語裡感受到了想要與我一話的衝動。只是,只是黃大夫礙於當時的情景,他沒有辦法,所以才"特地"提出了神話劇團,他是希望能藉那個機會與我一會。對…對…一定是這樣,這一定才是黃大夫提出神話劇團的用意。]雪荷焦慮而零碎的思緒,慢慢地在整合,雖然一開始是對著吟心而說,但後來則是在自己的思緒裡對自己而言,抽絲剝繭逐漸地條理出完整的思緒。
  吟心也逐漸沒了法子,雖然她想要對雪荷勸說梅謙已經不在的事實。但是看著雪荷如此激動,是七年多來雪荷展現出最有生命力的一次。她慢慢地感到了不忍心,她怎麼能…怎麼能忍心剝奪這看似是雪荷最後的希望。她的勸說退後了,她的眼淚流下了,訴說著這個世間為何如此不公,要這樣對待雪荷這樣的一位女子,到底是為了甚麼,為了甚麼呢?
  [好,好,格格,如果黃大夫口裡的梅謙是妳心裡的梅謙,神話劇團是對妳的邀約,那格格妳要如何赴約呢?上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妳出府時,差點沒了性命,這就叫吟心已經傷心欲絕了。而且那次之後子學大人就讓人將門戶守著更加密不透風,格格妳怎麼能有出去的可能呢?]
  [我不知道,吟心我真的不知道,那麼,那麼我該怎麼辦呢,怎麼辦呢?]雪荷明白吟心的擔憂,她對此也是毫無方法,可是,可是所有的謎團都在那神話劇團的邀約之中,如果無法前往,又怎麼能有答案呢。
  [有了,格格,我有方法了。]吟心原本陰鬱的雙眉忽然喜上了眉梢。
  [真的,吟心妳有辦法了?]雪荷一聽吟心如此說,旋即就如同那樹梢上歡樂的喜鵲般雀躍。
  [嗯嗯,]吟心高興地不住向雪荷點著頭,[解鈴還需繫鈴人呢。]
  [吟心,我想知道,要怎麼解呢?妳快說給我聽聽。]雪荷心裡的期盼如春花般綻放上了雪荷終於有了笑容的臉上。
  [這神話劇團的邀約,不就是對三少爺的邀約嘛,而三少爺又是最黏妳的,如果他向子學要求讓妳同他一起去神話劇團,憑子學大人對三少爺的疼愛,子學大人一定會同意的,不是嘛。]
  [就讓吟心我去說服三少爺,讓他去要求大人同意這次的神話劇團之旅也能讓妳同行,那就一定沒問題了。]
  [吟心,]雪荷說著說著就擁抱了吟心,[妳真好,有妳在真好,沒有了妳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格格。]吟心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激動與感動,這是第一次,七年多來的第一次,看著雪荷流下的淚水不是悲傷的,而是,而是對未來有了期望的激動淚水。吟心無言了,就只是無言地抱著懷裡的雪荷,輕輕地在她被上拍著,拍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